嗯?

趙錚怔了怔神。

商仙子這個反應有些不對勁啊。

他剛剛所說那些,都不過是些推辭罷了。

大盛禁軍攻打過來,難不成還能對他這個大盛盛王下手?

但他現在是偽裝成摩尼教教主,自然是要推斷摩尼教教主落在大盛禁軍手裡的下場。

“仙子,你這是……”

趙錚滿腹疑惑,有些不太明白商仙子的心思。

但商仙子卻冇有多說什麼,而是舉起了酒碗,向著趙錚示意。

緊接著將碗中酒水一飲而儘。

趙錚有些無奈,隻好跟著商仙子再度喝了一大碗酒。

三碗酒下肚,他已經能夠感受到自己明顯的醉意了。

“仙子,好酒量。”

他又看向商仙子,卻見商仙子的臉上並冇有太多的醉意。

商仙子輕歎一聲,俏臉上帶著一抹惆悵。

“教主,你似乎未曾想過你自己啊。”

“若聖公派投奔大盛朝廷,那教主似乎就全無活路可言了。”

“可教主自從來了我聖公派的領地之後,雖然是在一心一意地幫助我們聖公派,又是為我們聖公派出言獻策,又是不辭辛苦在聖公派練兵。”

“但我們聖公派卻全然未曾給教主多大的幫助……”

說到最後,她的雙眸愈發顯得泛紅起來。

可趙錚的臉色卻愈發怪異了。

“仙子你想多了……”

趙錚有些無奈。

他其實並冇有這麼偉大,為了聖公派捨己爲人。

商仙子誤會了,但他卻也不能夠明說。

又隻好輕聲解釋。

“仙子,這對於本座而言,並非生死危機。”

“我摩尼教這些年來,遭受過多少次大盛朝廷的圍追堵截?其實早就司空見慣了。”

“仙子倒也無需為此煩憂些什麼。”

他說話間,商仙子又再度給他斟滿了一碗酒。

趙錚愈發無奈了。

在這聖公派中,他並不願意喝太多的酒水。

若是醉了,那其實便要陷入危險之中了。

不過,當此之時,其實他也冇有太多要擔憂的。

如今的聖公派,其實可並冇有太多的精力來關注他。

他又看向商仙子,有心勸阻。

但商仙子眼眶泛紅,卻已然再度開口。

“教主,到是我們聖公派,愧對家族了。”

“教主一心幫我們聖公派度過此次劫難,到最後更是不顧自身安危,也要助我們聖公派找到後路。”

“此番恩情,小女子謹記。”

趙錚無奈輕歎,隻好跟著商仙子繼續喝酒。

商仙子真的誤會了啊!

終於,在兩壇酒下肚之後,趙錚都有些抑製不住自己的醉意了。

而麵前的商仙子眸光朦朧,但眼神卻顯得有些清醒。

她看著醉意朦朧的趙錚。

從袍袖中取出一枚紅色丹丸,臉頰微微揚起,迅速服下。

這才又看向趙錚,邁步走到趙錚身旁,貼著他坐了下去。

“教主,或許用不了一兩日,大盛禁軍便該進攻我們聖公派了。”

“若小女子所料不錯,我們聖公派,絕不會輕易投奔大盛禁軍。”

“至於南越與北蠻那邊,我父親也絕不會與他們聯合,那如此一來,我們聖公派,就註定隻能與大盛禁軍拚死一戰了。”

“經此一戰之後,小女子究竟是死是活,也難以預料……”

說著,她試探著伸手,攙扶起趙錚。

看著趙錚有些醉意朦朧的神色,嘴角泛起一絲笑容。

“小女子喝了這一罈酒,其實隻有些許的酒水。”

“把教主灌醉,還望教主……恕小女子無禮。”

她攙扶著趙錚,看了眼四周不知道想些什麼,俏臉上逐漸浮現出一絲紅暈。

而後,又將趙錚扶到床邊,這才走到房門前。

打開房門,試探著看了一眼房門外的夜色。

緊接著將房門緊緊的關閉,這才走回床邊,看向趙錚。

“如教主這般的英雄好漢,天下又又多少女子不會傾慕呢?”0

她的俏臉上掛著一抹羞澀,臉頰愈發紅潤。

開始輕輕的解開趙錚的衣裳……

……

第二日,清晨。

趙錚在熟睡中悠悠醒來,揉了揉腦殼,有些昏昏沉沉的。

昨夜他愣是被商仙子給灌醉了。

依稀記得,自己竟然做了個不太對勁的夢。

夢裡他和商仙子……

正想到這,趙錚卻又忽然意識到一絲不對勁兒。

掀開被子往裡一看,雙眼頓時瞪大了起來。

“我衣服呢?”

“我穿在身上的衣服呢?”

“我昨晚喝酒的時候,明明穿著衣服,難不成……”

向到這,趙錚雙眼頓時一睜。

可房間中,卻並未再尋到商仙子的身影。

難不成……我堂堂盛王昨夜竟然被采花了?!

趙錚心中滿是複雜。

穿好衣服,掀開被子。

素白的床單上可見一抹如同玫瑰般綻放的血漬。

他捂著臉頰,滿臉的無奈。

“馬有失蹄,人有失足啊。”

他竟然被商仙子給……

……

議事廳中。

商聖公和四聖公各自在座位上坐定,臉色都帶著一股子凝重。

四聖公看向商聖公。緊皺著眉頭。

“大哥,這盧天罡來我們聖公派有什麼目的?”

“北涼山不是大盛朝廷所暗中掌控的勢力嗎?”

商聖公捋著鬍鬚,緩緩開口。

“正是因為北涼山早已是朝廷所掌控的勢力了,所以此次盧天罡纔會率先前來。”

“如果老夫所料不錯,他應該就是來勸我們北涼山投降大盛朝廷的了。”

前來勸降的?

四聖公目光微微一沉。

北涼山都已經要做到這般地步了嗎?

商聖公未再多說什麼,目光落在一旁空著的座椅之上。

“老二竟然還冇有回來?”

“他與南越和北蠻到底要做些什麼?”

“此外,老三始終在外麵跑著,估計已經回不過來了,但這樣也好,若我們聖公派出了什麼事,老三還能在外麵安安全全的。”

自從大盛禁軍開始圍攻聖公派以來,三聖公便始終未曾回來。

畢竟通往聖公派的各個交通要道,已經被大盛禁軍堵得嚴嚴實實的。

但這般時候,三聖公不回來,反倒是一件好事。

冇有必要跟著他們一同陷入危險之中。

四聖公點了點頭,也不再多說什麼。

這時候,議事廳外已經傳來了一陣腳步聲。

隨即,二人便見到盧天罡在一眾聖公派護衛的陪同下,已經隻身走入議事廳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