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我都當贅婿了,還要臉乾什麼?』
第1章 我都當贅婿了,還要臉乾什麼?



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》戰鬥進行到了最激烈的時刻,敵方士兵的戰鬥力遠在蕭沐辰的預料之外。諸葛連弩,黑火球,手槍雖然大量殺傷敵人,可是,敵方的投石車和弓兵,也殺了不少錦衣衛。重達上千斤的衝車重重的撞在錦衣衛的大門上,雲梯上的人如同螞蟻一樣,衝向錦衣衛的城牆。這個時候,人數少的劣勢凸顯出來。蕭沐辰雙拳難敵四手,最終,敵人爬上城牆,撞開大門,百戶所被徹底攻陷。兩軍近距離交戰無法再動用黑火球,否則,傷人傷己。隻能短兵相接,誓死拚《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

cbr-

大周王朝,江陵。

百花樓,人聲鼎沸!

“離地三尺一杆槍,有時短來有時長,誰能接下兩句?”

“不見牛羊來喝水,隻有和尚去洗頭。”

“庸俗。”

“三寸泉眼吞山河,有時窄來有時闊!”

“還是庸俗。”

“凡塵寸許一處幽,月有幾日使人愁!”

“有意境,但不唯美。”

“可憐數點鴛鴦水,落入紅蓮兩瓣中。”

“有意境,很唯美,隻不過,‘數點’兩個字用的不好,顯得很無能。”

“鴛鴦被裡戲成雙,一樹梨花壓海棠!”

此話一出,原本嘈雜的百花樓,瞬間變的鴉雀無聲,眾人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蕭沐辰。

說出來可能沒人相信,他是從二十一世紀剛剛穿越而來,附身在一個同名同姓的人身上。

剛剛,他隨口說出前世初中背誦的兩句詩,就是說著玩玩而已,沒想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。

離地三尺一杆槍,有時短來有時長!

鴛鴦被裡戲成雙,一樹梨花壓海棠!

“公子的詩有意境,很唯美,還不庸俗,提升了整首詩的逼格,請問公子在何方高就?師從何人?”

一個醉醺醺的富少拱手向蕭沐辰請教。

“他是個狗屁公子?就是一個賴賬不還的白嫖客而已。”

一箇中年婦女的聲音傳來,她是百花樓的老鴇,氣勢洶洶的站在蕭沐辰面前,伸出一隻手。

“連續在我這裡瀟灑了三天,給錢,白銀五十兩!”

在這裡,一兩銀子等於一千個銅板,一塊銅板的購買力相當於21世紀的一塊錢。

五十兩,就是五萬,真敢開口要啊。

“你家姑娘裡邊鑲金邊了?這麼貴!”

蕭沐辰看著老鴇,感覺自己被坑了。

老鴇掐著腰,吐沫星子濺了蕭沐辰一臉。

“我家姑娘在服務之前,都會把價格跟你說好,享受的時候嗷嗷直叫,現在覺得貴,你早乾什麼去了?

五十兩,一分都不能少,不給錢,就讓你見識一下百花樓的手段!!”

從老鴇身後閃出幾名拿著棍棒的壯漢,他們都是百花樓的打手,虎視眈眈的看著蕭沐辰。

前身在這裡享受,蕭沐辰穿越過來,啥都沒享受著,還得給前身還錢。

這不妥妥大冤種嗎?

他氣的都要罵娘了。

就他那三腳貓的功夫,可打不過這幾名壯漢。

“那個……,我身上沒錢,可以賒賬嗎?”蕭沐辰試探性的看向老鴇。

“老孃從來沒聽過有人來青樓賒賬的,拿不出錢,就給我打斷他的雙腿!”

老鴇一聲令下,幾名壯漢氣勢洶洶的衝向蕭沐辰。

糟了,動真格的了!

蕭沐辰急忙大喊,“我沒錢,可我媳婦有錢。”

“你媳婦是誰?”老鴇問道。

“蘇家,蘇晴雪。”

蘇家是江陵豪門,做紡織生意,家主蘇青山膝下隻有一女,就是蘇晴雪。

蘇晴雪才貌雙絕,有著江陵第一美人和第一才女之稱,追她的人如過江之鯽,數不勝數。

蕭沐辰的父親和蘇青山是至交好友,兩人指腹為婚,後來蕭沐辰的父親病逝,蕭家沒落,蕭沐辰不得不當了上門女婿。

有些人會覺得,給蘇晴雪這種完美的女人當丈夫,哪怕是上門女婿,也值了。

事實並非如此,古代男尊女卑,當上門女婿是一件很羞恥的事,尤其是給蘇晴雪這種優秀的女人當上門女婿,備受矚目。

就好似在21世紀當小姐,被人在網絡上曝光,弄的人儘皆知。

錢是到手了,丟人都丟到太平洋了!

蕭沐辰的前身就是受不了被人指指點點,破罐子破摔,連續三日來百花樓借酒消愁,直到把自己喝死,

一石激起千層浪!

“什麼,蘇晴雪是你的媳婦?”

“你就是蘇家那個贅婿?”

“為什麼好白菜都讓豬給拱了,天啊,我不服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呸!”

老鴇一口唾液差點吐到蕭沐辰臉上,義憤填膺的吼道,“家裡有蘇晴雪那麼漂亮的妻子,還出來嫖,嫖就算了,還敢管媳婦要嫖資還賬,你還要臉嗎?”

蕭沐辰聳聳肩,雲淡風輕的開口,“我都當贅婿了,要臉乾什麼?”

這句話,讓老鴇啞口無言,半晌憋不出一句話反駁蕭沐辰,隻能對著蕭沐辰豎起大拇指。

“你牛,來人,帶著蕭沐辰去找蘇晴雪,要錢還債!”

蕭沐辰被幾個壯漢挾持著走出百花樓,恰好碰見百花樓的一個小廝出來倒水。

水落在灰石鋪成的地面,一股寒意爆射出來,在石頭表面,凝結出一層薄薄的冰晶。

水接觸石頭,怎麼能形成冰晶呢?

蕭沐辰低頭一看,石頭表面光滑,結晶狀,有金屬光澤。

原來,這塊石頭是硝石,遇水吸熱,使周圍溫度降低,從而在表面產生冰晶。

“這石頭哪來的?”蕭沐辰隨口一問。

一名壯漢回答,“後面山上,怎麼了?”

“他就是想拖延時間而已,少跟他廢話,快走。“另一名壯漢推搡蕭沐辰,一臉不耐煩的樣子。

半個時辰後,他們來到蘇家。

伴隨著一陣激烈的敲門聲,蘇晴雪一臉懵比的走出來。

她出身富貴,養成一種高貴的氣質,落落大方,猶如一隻白天鵝。

玲瓏有致的身材加上一張傾國傾城的臉,美的不可方物,猶如九天仙子下凡塵,高貴清冷,遺世獨立。

蕭沐辰見到蘇晴雪,雙眸一亮。

隻是這一眼,就讓他下定了主意,這個女人,他睡定了。

“你們這是乾什麼?”

蘇晴雪木訥的問。

一名壯漢玩味的開口,“你男人去百花樓喝花酒,欠了五十兩白銀,找你要錢來了,還錢,否則,我就當著你的面,把他的雙腿打斷。”

一個贅婿還敢去逛青樓,還敢找媳婦來要嫖資。

蘇晴雪見過無恥的,沒見過這麼無恥的。

她的雙眸盯著蕭沐辰,好像要噴出火來,怒聲嬌喝道。

“首先,我跟他的確有婚約,但是,這門婚事我不認,所以,他不是我男人。

其次,是他逛青樓,憑什麼要我還錢?這錢我是不會給你的,要殺要剮,隨你們便。”

她狠狠的瞪了蕭沐辰一眼,無情的關上大門。

蕭沐辰和幾個要賬的壯漢對視一眼,都懵了。

臥槽。

蘇晴雪挺漂亮一個小姑娘,怎麼這麼無情?

看著幾個壯漢虎視眈眈的樣子,蕭沐辰知道,這下,自己惹上大麻煩了。

-cbr

如同螞蟻一樣,衝向錦衣衛的城牆。這個時候,人數少的劣勢凸顯出來。蕭沐辰雙拳難敵四手,最終,敵人爬上城牆,撞開大門,百戶所被徹底攻陷。兩軍近距離交戰無法再動用黑火球,否則,傷人傷己。隻能短兵相接,誓死拚殺。一名手持長槍的悍將,一槍一個,連殺兩名錦衣衛,朝著蕭沐辰大吼一聲,一槍淩空刺下。蕭沐辰揮動繡春刀,一刀斬出。刀槍對撞,火星四濺,蕭沐辰被恐怖的力量震退七八步,差點摔倒在地。他修煉無名功法,體內的力


好書推薦
我都當贅婿了,還要臉乾什麼?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