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妖孽皇子』
第1章 能狗就狗,别狼



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》廢物九皇子?大虞眾人一臉不可思議地看向李昊。滿朝文武都束手無策,他卻說十息之內就能做到?這個窩囊廢是瘋了嗎?看到眾人那滿是嘲諷的目光,金木蘭恨不得一腳把李昊踢出去。這傢夥想出風頭想瘋了吧,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場合?剛才該表現的時候他當縮頭烏龜,現在每個人都避之不及,他又不知死活地冒了出來。一息隻有短短的三秒,十息之間就是三十秒之內,他要是能做到估計母豬都能上樹了!“老九,你瞎出什麼風頭,還不快坐下?”《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

cbr-

秋,九月,神都。

“聖上,八百裡加急,北狄三十萬鐵騎兵臨雁門關,大肆燒殺搶掠!”

“急報,荊楚爆發的瘟疫已蔓延至中原,百姓死傷無數,大批難民湧到神都城外!”

“陛下,刺殺太子的凶手,還有一人在逃,金吾衛統領金木蘭正帶兵在皇宮搜捕…”

“傳旨,命各位國公、內閣首輔、六部尚書、太醫院等重臣,速來宣政殿議事!”

大興宮,掖庭。

李昊坐在破敗的宮殿裡,一臉鬱悶。

媽蛋!

自己一個前途無量的軍醫,怎麼就魂穿到這個窩囊廢身上了呢?

更要命的是,昨晚他救了一位中毒的宮女,後來才知道這人是刺殺太子的凶手,而二皇子就是幕後主謀。

太子死後,二皇子為掩飾罪行,那群刺客幾乎被團滅,隻有她一人逃出生天。

二皇子一路追過來,雖然沒有搜到刺客,但懷疑有證據落到李昊手上,因此千方百計想弄死他。

“昨晚,九皇子好像嚇瘋了,說了許多瘋話。”

院子裡,一位宮女偷偷與身旁太監八卦。

太監伸長脖子:“什麼瘋話?”

“賣糕的,我怎麼穿越了?”

“猥瑣發育,能狗就狗,别狼!”

宮女學著李昊的腔調。

狗?狼?

太監聽得一頭霧水,撇嘴道:“這個窩囊廢,估計昨晚被二皇子一頓暴打,嚇傻了!”

“其他皇子十六就封爵開府,他都二十歲了,還住在這冷宮裡,這輩子算是完嘍!”

宮女搖頭歎息。

“二皇子說他和刺客是同黨,我估計,他的死期就要到了!”

“早點死了的好,咱們也不用跟著在這裡受罪了…”

他們雖然身為下人,但對李昊這個主子卻極為鄙視。

李昊是建德皇帝醉酒後,和一位女奴生的皇子。

她是大虞滅掉周國後俘虜的醫官,地位還不如普通宮女,一直被囚禁在掖庭,到死連個封號都沒得到。

李昊沒背景沒根基,而且膽小懦弱,從來都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。

活該被欺負!

兩人正議論著,李昊猛地站起身,雙拳緊握,像是做了什麼重大決定一般。

樹挪死,人挪活!

既然朝中沒根基,那就到外面發展。

對,就去邊境搞軍權。

自己怎麼說也是立過戰功的軍人,行軍打仗是強項。

到時候軍權在手,看踏馬誰還敢欺負老子?

老子看誰不爽就滅了誰!

理清思路,李昊決定去找他的便宜老子。

現在他的依仗,就是這一身高明的醫術。

必須要想辦法搞事情!

李昊回到臥室,把母親祕製的失心散裝進口袋,然後向殿外走去。

剛出門,就見身穿黃色蟒袍的二皇子李景,帶著兩名金吾衛殺氣騰騰地走進了院子。

“拜見楚王殿下!”

宮女和太監急忙下跪。

李景身為最受寵的華妃之子,舅舅又是當朝柱國,在朝中根基極深。

現在太子已死,按照大虞立嫡立長的規矩,他接下來最有可能被被立為太子。

因此,他就請旨協助金木蘭緝拿逃走的刺客,想斬草除根,順便在父皇面前表現一番。

看見來人,李昊眼睛微微眯起,心裡竊喜:死胖子,快到碗裡來,本殿下要搞事情了…

“老九,見到本王為何不拜?”

李景鼻孔朝天,喝問道。

二貨!

我拜尼瑪個大頭鬼!

老子上拜皇天,下拜父母,你算個什麼狗東西?

傻逼玩意!

等老子出去後搞到軍權,第一個收拾你這頭死肥豬!

李昊暗罵一聲,捂著肚子道:“二哥,我從小體弱多病,昨晚被你踹了幾腳,腰痠背痛,恕我不能行禮了。”

李景不由一愣,這個窩囊廢今天脾氣怎麼見長了?

“老九,你是在埋怨二哥打了你嗎?”

李景冷冷一笑。

“不敢!”

李昊一臉淡漠,右手伸進口袋,指甲悄悄沾了一些失心散。

“九弟啊,二哥昨晚不是打你,而是在幫你懂不懂?”

李景皮笑肉不笑,“大哥被殺,父皇震怒,命我務必將刺客一網打儘。”

“可是,有個漏網之魚跑到你院裡了,你若不告訴我她在哪裡就是同黨,等我上奏父皇你就死定了!”

這個死胖子,又來忽悠老子。

如果自己說出實情,那才百口莫辯了呢。

昨晚,李景翻遍掖庭沒找到人,心裡不爽就把九皇子暴打一頓,汙衊他窩藏刺客。

結果,這貨當天晚上活活被嚇死了,不久自己就穿越了過來,醒後發現了中毒昏迷的刺客。

李昊給她解毒後,那個打扮成宮女的刺客,就連夜逃出了皇宮。

“二哥,我昨晚都給你說了,我真的沒見過什麼刺客。”

李昊兩手一攤,“不信你再搜一遍好了,如果你沒找到證據,我可要向父皇告你誹謗!”

李昊這態度,直接使得宮女和太監目瞪口呆,像是見到鬼一樣。

我的天!

九皇子的腦袋昨天不會被打傻了吧?竟敢威脅楚王!

“老九,你想要證據是吧?那本王滿足你好了。”

李景陰狠一笑,對著宮女和太監問道:“昨天,你們是不是看到刺客進來了?”

“這…?”

兩人微微猶豫,不過看到李景那冰冷的目光,急忙點頭。

“是的,奴婢看見刺客進了院子,後來又被九皇子從後門放走了。”

“沒錯,小的也看見了,可是九皇子威脅說,誰敢泄密就殺了誰,小的昨天就沒敢說…”

兩人立刻反水,紛紛添油加醋舉報李昊。

聽到這話,李昊心裡一陣憤怒。

這兩個奴才,平時不把自己這個主子放在眼中還罷了。

現在,竟然為了巴結李景,而想置他於死地。

典型的二五仔,實在是該殺!

“老九,現在證據確鑿,你還有什麼話說?”

李景一臉得意。

“李景你個混蛋,你才是刺客同黨呢,我要找父皇給我評理!”

李昊故意激怒對方。

“你個賤婢之子,敢汙衊本王,找死!”

李景抬手向李昊臉上打去。

死肥豬!

你媽才賤婢呢!

李昊暗罵一聲,伸出右手抵擋,指甲順勢一彈,失心散的粉末飄向李景鼻孔處。

“窩囊廢,你竟敢向本王動手?阿嚏、阿嚏…”

李景勃然大怒,拔出長劍朝李昊走去,忽然感覺腦袋一陣發矇,嘴角抽動了兩下,忍不住狂打噴嚏。

太好了,藥效發作了!

可是,他為何沒有失去心智,渾身抽搐呢?

不會是這廝太肥了,自己給的藥量不夠吧?

如此那就麻煩了,估計這個死胖子還沒倒下,自己就被他給弄死在這裡了。

現在,自己的處境極其危險,一著不慎都會滿盤皆輸!

此地不宜久留,必須立刻去見皇帝,設法逃離神都。

想到這裡,李昊拔腿朝院外飛奔。

“你們還愣著乾什麼?趕緊把這個逆賊給本王抓回來!阿嚏阿嚏…”

李景一邊彎腰打噴嚏,一邊怒吼。

那兩名金吾衛早就被李景收買了,聞令立刻飛速追了出去。

李昊雖然穿越前是位優秀的軍人,但無奈現在的身體太弱了,剛跑到院外就雙腿發軟。

見兩名金吾衛撲了過來,他下意識地施展格鬥功夫抵抗,然而很快就被兩人狼狽地壓在了地上。

這下玩完了,空有一身計謀。

李昊苦笑一聲,心裡一陣絕望!

“住手!”

這時,就見一位膚若凝脂,眉目如畫,身穿金甲,腰佩寶劍的女將軍,帶著一隊金吾衛走了過來。

女將軍舉手投足間英姿颯爽,即便一身鎧甲,也難掩她曼妙的身姿,但神色冷豔高傲。

“九殿下怎麼說也是大虞皇子,除了聖上誰有權力動他?你們兩個好大的膽子,還不趕緊放開?”

女將軍板著臉嗬斥道。

“金將軍,恕卑職不能從命,我們可是奉了楚王的命令抓人的。”

兩人有二皇子撐腰,沒太把那個女將軍放在眼中。

“混賬,我是金吾衛統領,你們竟敢違抗我的命令,找打!”

女將軍臉色一沉,直接上前扇了兩人一耳光,然後雙手把他們提了起來,就像拎一隻雞一樣扔到一旁。

我去!好暴力!

看著那位大救星,李昊驚呆了。

“謝了美女,等我將來飛黃騰達,會報答你的!”

李昊站起身,感激地握了握女將軍的雙手,然後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。

李昊的這個舉動,讓女將軍楞在當場,半天沒反應過來。

“統領,九皇子他剛才不喊你將軍,居然喊什麼美女,腦子是不是有問題啊?”

“是啊,他竟然還對你動手動腳的,難道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嗎?簡直色膽包天,成何體統?!”

身後兩名侍衛,小聲嘀咕。

聽到這話,女將軍臉上一紅,看著李昊的背影搖了搖頭。

這個大虞最沒有存在感的皇子,舉止無禮,言語怪誕,就連侍衛都敢欺辱他,實在是太窩囊廢了!

“不好了,楚王好像失心瘋發作了,快叫太醫!”

女將軍正想著,院內忽然傳來宮女的驚呼聲,不由臉色一變,急忙快步走了進去。

隱隱聽到宮女的呼喊,李昊嘴角浮現一抹笑意,自己的計謀第一步終於成功了。

要想在這大虞立足,接下來就要搞定這皇帝老兒了!

cbr

什麼場合?剛才該表現的時候他當縮頭烏龜,現在每個人都避之不及,他又不知死活地冒了出來。一息隻有短短的三秒,十息之間就是三十秒之內,他要是能做到估計母豬都能上樹了!“老九,你瞎出什麼風頭,還不快坐下?”“九弟,這件事情涉及大虞尊嚴,由不得你胡鬨!”李景和李晟臉色一沉,不悅地嗬斥了一聲。武安泰冷眼看著李昊:“九殿下,聖上面前可不能信口開河,否則就是欺君之罪,這不是你能承受得起的!”“沒錯!”李景急忙附


好書推薦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