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來自一名盜墓者的自傳』
第1章 盜墓



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》我一聽,就知道他們辦事不順利,可能遇到了什麼發麻和意外。湘西那地方,邪的很,苗族居住地,巫文化盛行,其中趕屍,也與蠱毒、落花洞女一起,並稱為“湘西三邪”。南方的不少文化,都跟巫文化有關,興起的茅山、龍虎山等道教分支,也多少有驅魔法術、降鬼解蠱方面的宣傳,使那裡蒙上一層神秘的面紗。這時候,閆衣陵忽然看到了桌上的一個青銅爵杯,咦了一聲,眼光爍爍,開口道:“這個杯子,是你父親留在這的嗎?”我搖了搖頭道:《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

cbr-

我的太爺爺精通風水堪輿,撼龍點穴!幾代家傳秘術未衰,在我童年時來到老家大山裡玩,意外闖入西周時期一代燕王的古墓,裡面場景詭異重重,還有死而未滅的邪惡墓主,一張猙獰的黃金面具,一具佈滿巫文符號的棺槨,究竟隱藏著什麼驚天大謎?古人相信人死靈魂不滅,是否真的有養魂之法,長生之術?一趟驚悚之旅,揭開千年古墓的詭異謎相!

請看我第一次走入探險盜墓之旅的故事!

西周血墓

人是否有靈魂?這個問題困擾了幾千年,有的相信人死靈魂不滅,黃泉下的生命就可以用另一種形態存在,因此尋龍找穴,把古墓葬在風水寶地,佈置房舍堂宇,行宮大殿,希望死後仍能享受富貴。

我姓林名晨,出生在一個堪輿世家,祖輩上曾出過風水先生,師承明代嶗山道派分支的‘隱龍門’,幾代相傳下來,因為玄祖那個年代闖關東,來到了東北生活,家傳秘術漸漸衰落,但是到了我父親手裡,他研究不輟,竟然有迴光返照之象,風水本領掌握了不少。

因為父親林鵬舉自幼酷愛華夏古文化,年輕入伍上過越南戰場,轉業之後,在家潛心研究易經、河洛,精通青囊之術,數年載親身尋龍探墓,闖出一番名氣,在北方倒鬥界中獲得一個綽號‘穿山貂’。十年前,在沈城古玩街,開了一家集古齋,處於半隱退的狀態,

父親常說,他出入墓穴,長年沾染邪氣、死氣,身體傷害很大,不能長做這一行,打擾逝者的安息,挖人墳墓,有損陰德。

我曾問過父親,為何祖上的宗派叫隱龍門?父親沉思許久,歎說道,依照山川走勢觀測風水,尋龍探穴,這都是精通堪輿者尋常能做的,可是,當地勢變遷,山水移位,原本的風水寶地,龍脈變成了惡龍,出現這樣、那樣的詭異不祥時,就需要尋隱龍、斬惡穴了,破壞風水惡化,改善地勢,補救人事,這就是隱龍門的人該做的事,絕非尋龍穴那麼簡單!

在父親的耳濡目染之下,我打小也沒少接觸一些稀奇古怪的書籍,對一些未解之謎非常感興趣,也許正因為這種家庭環境,使我這一生充滿了許多驚奇和波折,開啟一段段驚心動魄的冒險之旅。

奶奶家住在鄉下大山裡,每當暑假,我都會到農村老家來玩,朝陽喀左地方環境挺好,落座在五虎山下,大淩河畔,農村羊牛雞鵝都是自家來養的,跟堂弟宏亮一起去河裡洗澡放鵝,上山給黃牛割草,再就是晚上出來照蠍子賣錢買冰棒吃,特别是跟村裡一幫孩子跳皮筋兒,邊跳邊踩拍子,口中還唸唸有詞:“大蘋果,圓又圓……”

父親還有一個親弟在鄉下,二叔他叫林成峰,很寵愛我,小時候去二叔家,當時家境還不太好,他做生意虧了本,但他堅決說要給我燉雞吃,其實他家的雞都早賣光兌換糧食了,半夜的時候他就到鄰村農家去偷小雞,當日正鬨黃鼠狼的災,經常有雞半夜被叼走。

他就學著黃鼠狼叫聲去偷雞,結果出師不利,天氣熱那家人都睡在院子裡,父子爺倆兒聽到響動,拎起鐵鍁鋤頭就追了出來。

二叔不敢回頭怕被認出來,就往山上狂跑,眼看人家爺倆兒就要追上了他,忽然二叔見前面有個墳圈子,靈機一動,上前撲倒抱著一個墳頭,叫了聲:“終於到家了。”

那父子二人一聽,這下可嚇得夠戧,以為一直在追著孤魂野鬼,掉頭撒腿就跑,鐵鍁鋤頭也不要了,惟恐避之不及。

二叔歇了一會兒,在山中拚力抓了隻野雞這才回來。

其實我怕二叔他也學了一些祖上的玄學,但用心不精,一直都是一瓶不滿,半瓶晃盪兒,所以無法靠它養家餬口,平時隻務農,等誰家有白事,或者鬨靈異事件的時候,村裡的人才會想到他。

其實在鄉下山環水繞,有靈的“臟東西”也多些,不但狐仙蛇神常仙靈,經常有撞鬼或鬼附身之說,一般要能驅邪的話,道行要相當要才行,否則你能驅好,反讓邪物把你折騰廢了。

高二那年暑假,也就是2002年,我跟初戀女友分了手,心情不愉,就來到農村排遣度假。

夏季遼西地區十年九旱,農民靠天吃飯,但老天爺不下雨,地裡的莊稼枯萎一片,再不下雨莊苗眼看是活不成了,急得人們像熱鍋上的螞蟻。

有許多年老一輩的人迷信很重,就到村頭土地廟去燒香燒紙,保佑風調雨順,後來燒香拜神的人越來越多,村長沉不住氣了,乾脆直接來找二叔,問他為啥老天還不下雨,該咋整啊?好象二叔能呼風喚雨,行雷步電一般。

白天鬨高溫,村裡的孩子都會去大淩河洗澡,儘管大人們不準許,我跟表弟總在午間裝睡,等二嬸睡著了,再偷偷跑去了。

要說在河水中露天洗澡,那叫一個爽,大到二十多歲小夥子,小的六七歲的小屁孩兒,都是赤身裸光,像鴨子落水一般,撲通一個猛子竄出老遠了。

我隨行帶了一個潛水鏡和遊泳褲,放眼望去,一群孩子中隻有我身有寸縷,不是我害羞不喜歡被人看光,隻是擔心河中有小螃蟹或魚蝦咬住寶貝,那就得不償失了。

在下遊洗玩了一會兒,覺得水太淺沒勁,大夥就決定去上遊跳水去,但也有人反對,說上遊太深,而且每到農曆七月經常出事,總有孩子被溺死,所以大人都不讓孩子自私來大淩河玩。

我表弟乳名叫宏亮,今年才十三歲,膽子倒不小,大聲嚷嚷說:“媽的,怕什麼,我爹能驅邪,我打小什麼沒見過,大白天的有河鬼也不敢出來鬨。”

最後一商量,海生、冬子、春旭加上我,五個人,拿起衣服繼續往上遊走,來到“石板坑”處。

石板坑水深有二十多米,以前捕魚的人曾鑽過水底,說水下泥沙浮在幾塊厚石板上,不是泥土底,所以人們都叫它石板坑。

這地方在一座連峰山岩下流過,另一面河畔是平地,河面很寬,說也蹊蹺,河水流經到此時會打個旋兒,再往下流。

我站在岸邊一墩大石上,往腳下三米來高的河面一瞧,心裡沒了底,朝他罵著說:“宏亮,你他媽的就坑人吧,這水打旋兒,跳進去不就轉暈了嗎?”

宏亮嬉皮笑臉說:“沒錯,石板坑的水,自從爺爺懂事的時候,就是打旋兒的,他都鑽下去過,咱們就鑽不得嗎?”

cbr

虎山等道教分支,也多少有驅魔法術、降鬼解蠱方面的宣傳,使那裡蒙上一層神秘的面紗。這時候,閆衣陵忽然看到了桌上的一個青銅爵杯,咦了一聲,眼光爍爍,開口道:“這個杯子,是你父親留在這的嗎?”我搖了搖頭道:“是我從老家撿的!”那青銅爵杯就是半個月前,我在河水底撿到的,本想帶回來讓父親檢測一下真偽,是否有價值。閆衣陵聽完之後,興趣更大了,說道:“我能鑒别一下嗎?”“當然可以,閆叔叔,你儘管看!”閆衣陵點頭


好書推薦
來自一名盜墓者的自傳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