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春風不語隨本心』
生日和鬧鐘



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》《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

cbr-

萬事俱備,眾人歸位。

巧的是,王忠剛巧坐在了她們身邊的一條長凳,和張小七距離很近。

他一坐下,就和她們兩個女人客氣地打招呼。

於若菊頷首迴應,張小七也小小地“嗯”了聲,卻始終不敢完全昂起臉來看他。

於若菊好奇他那邊的進展:“你那邊弄的怎麼樣了?”

王忠回:“摺子已經寫完了,就等縣衙的老爺們看完這場戲了。”

於若菊發自內心地誇讚:“很厲害。”

王忠微微笑:“平時做的就是這些事,習慣了。”

他望向戲台,有人還在上面整理道具,確認擺放是否得當:“事情拖不得,早點解決早點好。”

視線掠過於若菊時,他掃到了她身側一直低眉不語的姑娘,以及……她手裡毛絨絨的熱水囊,和細微顫動的肩膀。

“你很冷嗎?”王忠問。

張小七一開始不曉得他問的人就是自己,以為他在說若菊,倏然揚眼看朋友:“你冷啊?”

王忠莞爾一笑:“我說你。”

張小七轉頭,對上他目光:“不冷啊。”

就是有一點點兒緊張,導致她背脊沒來由的發寒。

於若菊莞爾:“她是不抗凍,你下午别帶她在外面就行。”

王忠一下沒反應過來:“什麼?”

“……”來不及阻止了。

但很快,這個思維活絡的男人就已明瞭,問:“你就是張小七?”

張小七腦袋埋得更低了,想要把自己完全縮進軟乎乎的麪包服裡,“嗯……”

——像是什麼冬季枝椏上埋著臉取暖的倉鼠。

王忠心道這小姑娘怎麼冷成這樣,順手脫掉了自己的圍巾,遞給她:“既然怕冷,以後出來多穿點。”

啊?

握著自己腿上突然搭過來的、屬於男性的圍巾,張小七發愣,但怕它滑脫或者曳地,隻能條件反射般雙手揪緊在原處。

“你不冷?”她問她。

王忠微微笑,調侃:“我忙得熱死了,哪像你一來就坐著。”

張小七點了兩下頭,像慢動作,嘴角扯出的竊喜,卻是生動靈活。

至於於若菊,早已不想打攪二位,順道牽了根線,便抬起頭自己看自己的。

…………

“無名戲”表演得很成功,謝幕後雷鳴的掌聲就是最好的證明,老爺們的反應也很好。

一個好的開端,讓一切都變得順理成章起來。

在東京城有人脈的人快馬加鞭回去宣傳,王忠的準備也籌備充分。

新年過完,他回了衙門,就把手裡的摺子全部遞了上去。

他在那邊熟人不少,背後那些七七八八的門路都做到位,也已經竭儘全力。

村子的老人們,直到此刻,才長舒了一口氣。

這個年過得並不輕鬆,但值得,剩下的,就是平常心等結果。

於若菊也道别家裡,揹著自己的東西,回到自己在東京城的小房子。

其實,這些天尉遲文向她提過,反正她也是一個人住,不如來鐵家院子住算了,被她毫不猶豫地駁了回去。

於若菊是這樣答覆的:“尉遲文,你覺得我名聲還要不要了?”

尉遲文:“沒人敢亂說話,而且我保證會娶你過門。”

於若菊:“這不是娶不娶的事情。”

尉遲文:“那是什麼事情?”

於若菊:“你洗把臉吧,腦子還不清楚。”

尉遲文:“洗過了。”

於若菊:“那就是進水了。”

尉遲文:“早就已經進水了。”

於若菊:“?”

尉遲文:“喜歡上你的時候。”

於若菊:“……”

尉遲文:“我們來講道理,你說你每天跑來跑接我去多累啊。直接住在一起,我們一起出門,一起回來,多省事是,鐵嘎他們不在東京,鐵家院子裡就我一個,下人可以無視,直接過神仙眷侶的神仙日子。”

於若菊還是拒絕:“你别做夢了。”

尉遲文:“你不在旁邊,我每天睡都睡不好。”

於若菊反諷:“動不動到晌午才起床,確實睡不好。”

尉遲文:“就是因為晚上睡不著,太晚了,才起的晚,我保證,年後我們就成婚,你就過來吧。”

於若菊:“……為什麼睡不著?”

尉遲文:“不知道,反正就覺得懷裡沒個人,睡不著,你知道吧。”

於若菊:“還是事情太少了,太子殿下吩咐你的事情這麼少嗎,讓你天天有空想那些亂七八糟的。”

然後尉遲文氣哼哼的,就在沒有繼續這個話題。

當晚,於若菊拾掇好自己的小窩,簡單的梳洗了一下,就躺回床上。

她突然想起來,今天尉遲文突然酸唧唧的說,相識這麼久以來,她從來沒給他送過什麼東西,别的女子相戀時,總會有些定情信物什麼的。

他雖然說不在意,但如果真的不在意,也就不會說這種話了。

於若菊開始考慮,該給尉遲文這個憨子送點什麼。細想一下,這人除了每天喊著讓她搬進鐵家宅子,這人好像什麼都不缺,全部的一切。

於若菊正在思考,院子的門突然被敲響。

於若菊謹慎的透過門縫看了眼,發現隻有一個人,才打開:“請問你是?”

男人穿的很好,想來是個富貴人家,看到於若菊,笑著說道:“你好,你就是於姑娘對吧?”

“是我。”於若菊答。

男人井井有條的說道:“你好,我是盛源酒樓的掌櫃,今天來這裡,是奉了我們家主人的命,讓我來邀請於姑娘來我們酒樓彈琴,至於工錢不用擔心,我隻能說,於姑娘肯定會滿意。”

於若菊注意到了對方口中的酒樓名字,盛源,是哈密人開的酒樓。

她第一個能想到的就是尉遲文,但很快,她就在心裡否定了這一猜測。

尉遲文的確讚賞過她的歌聲,但那天也隻是一筆帶過而已。

當然,她也不能保證這廝會不會突然變卦。

除此之外,還會有誰?

就在她做排除法的間隙,那掌櫃已經溫聲提醒:“於姑娘,您意下如何?”

於若菊回神,眉間仍有褪不掉的困惑,她直接詢問道:“請問一下,你家主人是誰?”

掌櫃的回:“抱歉,這個沒有允許,我還不能告訴於姑娘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於若菊說。

掌櫃的追問:“那麼於姑娘什麼時候來呢?我好讓人早做安排,放心,不會讓於姑娘一來就直接上的,會給你充足的學習時間。”

於若菊答得模棱兩可:“我想一想。”

“好的,”對方態度始終溫和,也不強人所難非得當場得到個具體答覆:“那於姑娘早點休息,我就先不打擾你了。”

“好。”於若菊關了大門。

翻了個身,於若菊決定等個兩天。

如果真是尉遲文這在背後安排,他絕對憋不住,回頭就來跟她邀功。

……

翌日,她照常去接送尉遲文,這期間仔細觀察和琢磨過他的神態,那油腔滑調的樣子,與往常别無二致,不像瞞著她什麼心事。

沒過幾天,張小七突然拉住她說了很多牛平安的事情。

牛平安如今已經是東京城的風雲人物,可以說是柳三變的翻版。

無論走到哪個煙花場所都會受到巨大的歡呼聲,不僅僅是姑娘們,連很多富貴人家都邀請他上門作曲作詞。

男人和以前大不一樣,徹底成了他一直想要變成的那種人。

於若菊不太明白張小七為什麼突然要提起他。

聽到這個問題的張小七說話都像是咆哮:“他是牛平安啊,是牛平安啊!!!!”

於若菊:“我知道是他。”

大概是真的服了於若菊,張小七說道:“我前天路過一家酒樓的時候,發現裡面很多人,熙熙攘攘的,都要見牛平安一面!我就過去湊了眼,發現真是他!現在東京城裡好多姑娘都說要嫁給他,要和他睡覺,說這輩子對他至死不渝,全跟瘋了一樣……牛平安真的和當初的柳三變沒什麼兩樣了,他是整個東京,不,整個大宋的名人。”

所以?

關她何事?

於若菊不明所以:然後?

張小七輕歎一息說,有些感慨:“沒想到他的夢想真的實現了。命可真好。”

於若菊的視線在她最後四個字上停留片刻,開口回道:“他一直在為他的夢想努力。”

張小七:“嗯?”

於若菊繼續說:“一直在學習,在唸書,為此努力是二十多年。”

厚積薄發,滴水穿石,這些詞不是隨意發明出來的,而是陳述事實。

張小七被激起鬥誌,回了個捏拳,說:“那我也要努力,指不定十幾年後我就是下一個鐵娘子!”

於若菊失笑:“你一定可以的。”

張小七:“沒錯沒錯。”

結束了跟張小七的對話,一個油然而生的揣測,瞬間出現在於若菊腦袋。

她決定不再對尉遲文隱瞞那晚的事情,也不想再玩什麼你猜我猜的遊戲。

她直接來到了哈密商人集會的地方,向門口的侍衛說要找尉遲文。

侍衛回去稟報後,回來告訴她,不行,同時解釋了原委。

尉遲文正在和一個大人物見面,談話,要等他們結束了才能去打擾他。

於若菊不再等待,決定去給店裡買些東西。

這才開年,湯餅店生意不多,所以她也沒回去。

走了沒幾步,就聽到身後傳來動靜,回頭一看,是跑出來的尉遲文。

“别問。”他開門見山:“談完了我才出來的,正好趕上了,還好你沒走遠。”

cbr



好書推薦
春風不語隨本心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